恒康医疗迎来白衣骑士,阙文彬或将套现跑路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0-12 17:32

恒康医疗迎来白衣骑士,阙文彬或将套现跑路

2018-10-12 17:04来源:港股解码股权/开发/公司

原标题:恒康医疗迎来白衣骑士,阙文彬或将套现跑路

10月8日,恒康医疗(002219-SZ)发布公告称,阙文彬已与张玉富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阙文彬拟将其持有的恒康医疗42.57%的股份及由此衍生的所有股东权益转让给张玉富。股权转让完成后,张玉富将成为恒康医疗的新实际控制人。

代偿获股,恒康医疗或易主

值得注意的是,不同于一般股权转让,此次恒康医疗股权转让将以偿债获股的方式进行,即张玉富通过替阙文彬及其控制的恒康发展清偿因股权质押产生的债务获得恒康医疗实际控制权。

据媒体统计,过去5年时间阙文彬累计质押持有公司股权近百次。其所持的7.94亿股中,有7.91亿股都处于质押状态。因部分质押融资到期而未及时偿还,阙文彬持有股权被北京、杭州、深圳、吉林、四川等地法院冻结或轮候冻结。

为此,恒康医疗曾表示,“为解决上述债权债务纠纷,阙文彬正筹划引进战略投资者……”如今来看,阙文彬最终选择了张玉富。张玉富是谁先按下不表,既然已经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想必是有能力承担阙文彬和恒康发展的融资债务。

缺钱的恒康医疗

但有钱就一定能买到阙文彬持有的恒康医疗的股权吗?别忘了,阙文彬持有的股权还处于被冻结状态!毕竟所谓股权冻结,指的是人民法院限制股权所有者提取或转移自己股权的一种强制措施。

如果此次股权转让失败,不仅阙文彬,恒康医疗也会在很大程度上受到牵连拖累。相关资料显示,2018年5月2日,恒康医疗曾宣布收购马鞍山市中心医院有限公司93.52%的股权,作价9亿至9.3亿元,因此构成重大资产重组并停牌。

遗憾的是时至今日这笔收购仍为完成,要问为什么?两字儿——缺钱。由于阙文彬没能及时偿还先前融资,市场愿意继续为恒康医疗筹措资金的意愿很低。因此,收购马鞍山市中心医院的资金将不得不由恒康医疗一力承担。

但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根据8月底恒康医疗发布的业绩预告,2018年1月至9月,恒康医疗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约为-4亿元至-3.5亿元。既要还钱又要花钱,还挣不到钱。相比起来,去年因资金链断裂而崩塌的“乐视帝国”还仅仅只占了前两条。

高杠杆的恒康医疗

阙文彬和恒康医疗陷入此等窘况,说起来颇有几分“自作自受”的意味。恒康医疗的杆杠有多高?阙文彬质押了手中99.6%的股权还不够,2015年6月时,恒康医疗还曾非公开发行1.4亿股,后以资本公积金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15股,最终这部分股权占比达到了恒康医疗总股本的18.79%。

三年后,总计3.5亿股获解禁流入市场,恒康医疗连续七个一字板跌停,股价直接从2017年10月停牌时的11.7港元上下跌到了4.6港元上下。之后恒康医疗股价持续下行,最低位甚至到了2.91港元!

恒康医疗(002219-sz)股价走势 图源:同花顺财经

回顾恒康医疗上市以来不温不火甚至略有下跌的股价,我们不妨做一个大胆的猜测:恒康医疗之所以在2017年提出收购马鞍山市中心医院进行资产重组,一方面是为了锁定公司股价,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有效提升公司股权价值,避免这3.5亿股解禁后迅速流向市场导致爆仓情况的出现,奈何最终事与愿违。

甲之砒霜,乙之蜜糖

既然恒康医疗的情况看起来如此不佳,张玉富为什么要接手呢?有一句话叫,“甲之砒霜,乙之蜜糖”。对阙文彬来说,恒康医疗已经成为了一种负担;但对张玉富来说,股价正处于低位的恒康医疗却是一份宝藏。造成这种区别的最主要原因是,张玉富不缺钱。

相关资料显示,张玉富曾先后担任辽宁五洲公路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中元融通投资有限公司之董事长,现为大连国贸中心大厦有限公司、中水亚田实业有限公司及中海石化(营口)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经《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中元融通应为张玉富主要的资本运作平台。尽管今年9月,张玉富已从中元融通股东名单退出,但同时新增一名张姓股东,不知两者是否有关联。

换个角度看,恒康医疗今年前三季度糟糕的业绩情况为其2008年上市以来首次录得巨额亏损,偶然性太强参考意义并不明显。张玉福接手恒康医疗后,恒康医疗摆脱股权被冻结的负面影响,焕发出新的生机也未可知。

作者:熊思怡

编辑:黎璐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